理论宣传 >

梁启东:坐在通胀“定时炸弹”上的美国经济

2021-07-05 11:12

2020年春特别是今年以来,一股可怕的通胀浪潮正在席卷美国。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2021年3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升0.6%,高于市场预期的0.5%;3月CPI同比上涨2.6%,创2018年8月以来的最高涨幅,远高于前值的1.7%。剔除价格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后的核心CPI环比增长0.3%,同比增长1.6%。

4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去年同期增长4.2%,是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最大的同比增长;4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增长6.2%,创下2010年以来历史新高。

5月份通胀数据,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6%,跃升至5%,为2008年8月以来的最高涨幅;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环比上升0.7%,同比上升3.8%,为1992年5月以来最高涨幅。

6月份的通胀数据还有十多天公布,估计数据也会令人吃惊。

经济学家和一些机构普遍认为,美国通胀可能更为严重。根据美联储对消费者的调查,普通美国人对1年期和3年期通胀中值预期分别跃升至3.4%和3.1%,创下2013年9月以来的最高。《商业内幕》引述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知名经济学教授西格尔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将在未来两三年之内突破20%,相当于上世纪70年代美国恶性通胀的情景。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专家认为,此次通胀飙升绝对不是暂时的,相反,可能会持续4年之久,“未来2-4年内,美国通胀率将稳定在2-4%的范围内,包括资产、大宗商品和房地产的通货膨胀”,“只有市场崩溃才能阻止全球央行在未来6个月内收紧政策”。

美国的高通胀,带来了全球的连锁反应。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截至5月份的一年里,消费品价格上涨2.1%,高于4月份的1.5%,为2019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市场的普遍预期是1.8%。加拿大统计局公布,5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3.6%,为2011年5月以来的最快年度涨幅,这比4月份的3.4%也有所上升。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近期数据均显示,通胀率上升,或超过央行目标,或创10年最高水平。

不断上涨的美国通胀指标,也引发了世界各国普遍担忧。德意志银行的研究团队最近发布一项报告发出警告,美国即将到来的通胀可能类似于1970 年代。报告指出,美联储为了追求全面的复苏而忽视通胀的风险,将产生可怕的后果,通胀的爆发将使全球经济坐在“定时炸弹”上,这可能导致一场严重的衰退,并在全球引发一系列金融危机。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6月25日报道,5个月美国通胀率进一步飙升,令人担心这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的经济可能会过热,因为超低利率和拜登铺张的开支计划会刺激经济增长。

之所以出现如此高的通胀率,石油价格成为十分重要的因素。油价被称作是全球经济晴雨表之一。2020年3月,沙特开启的油价战,立即在中东和全球股市掀起滔天巨浪。欧洲市场油价崩盘,直接冲击了欧洲和亚洲股市的全线下跌,冲击波最后登陆美国,上演了美股成为“熔断”大戏。今年,油价被称作是CPI月度涨幅的最大贡献者——3月油价环比飙涨9.1%,同比大涨22.5%,约占总体CPI涨幅的一半。

当然,油价上涨只是美国高通胀的表象,深层原因是美元的“放水”。自去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美国实行“无限量量化宽松”政策,史无前例地大放水,释放了天量流动性。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来看,2020年美联储总资产由2019年末的4.2万亿美元(在股灾前的2020年3月11日的4.3万亿美元)飙升到2021年5月19日的7.92万亿美元,增幅高达76.8%。同期美国货币供应量(M2)增长25.4%,创下历史新高,超过自美联储(1913)成立以来的任何货币增长速度。特朗普下台前的2020年12月,还紧急放水9000亿美元。自拜登总统上任以来,已先后提出了1.9万亿美元的“美国拯救计划”(ARR)、2.3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AJP)、1.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AEP),累计总额达到惊人的6万亿美元。为了应对,其他经济体也跟进“放水”,2020年欧元区和日本货币供应量(M2)增速分别录得11.7%和9.1%,均处于历史上偏高的水平。

当然,美联储的表态颇值得玩味。美联储的态度最初是否定,否定不了了就承认通胀的现实,但认为通胀是暂时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6月16日表示,通货膨胀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居高不下,然后才会有所缓和。在6月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显著调高了对通胀的预期,但仍表示通胀反映了暂时性因素。美联储预期2021年PCE为3.4%(今年3月预期2.4%),预期2021年核心PCE为3.0%(今年3月预期2.2%)。美联储副主席夸尔斯表示,推动物价上涨的供应瓶颈可能是暂时性因素,将在未来12到18个月消退。

不断上涨的通胀正在美国市场层面深度蔓延,成为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数月以来,随着美国疫情趋稳,民众对消费品需求强劲,从面包、奶油到蔬菜等食品价格继续飙升,民众感受到了物价上涨的直接压力,中下层民众生活受到明显影响——通胀往往对处于经济收入底部的人造成更为严重的打击;而其他生产性产品,从木材到计算机芯片都出现严重短缺。为此美国人开始排队囤积中国商品。美国海关经纪人和货代协会负责人表示,美国超过25万个商家大幅囤积各种各样中国制造的商品,其中包括微波炉、吸尘器、过滤器、泳装、家具等,一些商家囤积的商品都在库房中堆积到天花板高度上了。

水涨船高。伴随着各种生活资料价格上涨,美国房价亦在飙升。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4月,全美的房价大幅飙升,标普席勒房价指数3月较2020年同期上涨13.2%,为2005年12月以来最大涨幅。包括纽约、旧金山在内的美国90%的城市房价指数均创下新高。但由于价格上涨抑制了需求,美国新房销量下滑幅度超出预期,数据显示,4月新屋销售较3月下滑了5.9%,购房者无法承担住房成本。

美国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领头羊”,全球经济会不会出问题,要看美国的抗风险能力怎么样,主要看美国的股市、债市、楼市情况,看美国通货膨胀的状况与走势,看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的政策选择。

纵观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十多年的历史,作为应对经济危机的举措,美国实际是用虚拟经济的办法制止虚拟经济、用泡沫化的办法应对经济泡沫。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为了搞到钱,拯救金融市场,美联储再次祭起了印钞机的法宝。从2008年至2014年,6年时间,美联储推出了4轮量化宽松政策,共计增发4万亿美元。与正常情况下央行的利率杠杆调控完全不同,面对经济低迷,量化宽松更多地用于经济危机时的经济刺激计划。

可见,美国的政策一直是不负责任的,是慷全世界之慨的。量化宽松调控目标为长期低利率,国家央行持续向银行系统注入流动性,向市场投放大量货币。央行货币政策不是微调,而是猛药入口。非常规政策,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推高金融资产价格,实际上对降低市场利率及促进信贷市场恢复的作用并不明显,特别是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作用甚微,因为多数企业主要是用钱来回购股票,而不是投资于产能。结果是虚拟经济以几何级数增长,规模大大超过了实体经济,导致美国制造业进一步外流,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而且,鉴于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通过量化宽松,实质上是向全球征收铸币税,剪全世界的“羊毛”。

目前,由于疫情这些“天灾”,同时又有“石油价格战”“贸易战”“科技战”这些“人祸”,更有美联储“大放水”的影响,世界经济处于不稳定不确定的状态。为了应对次贷危机,长期量化宽松的政策导致目前的全球债务水平高企、杠杆率高企、通胀率高企,而各国政府对风险的应对能力没有提高。金融危机“宿醉”未解,债务高水平风险难解,更有通胀“灰犀牛”来袭。现在看来,金融业链条长,市场信息不对称,价值实现过程曲折,既有“黑天鹅”的骚扰,也有“灰犀牛”的攻击,各类风险苗头很多。过度举债,货币放水,通胀高压,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世界各国高悬。美国企业和家庭的高债务是当前最为脆弱的地方,而通货膨胀是最现实的风险。下一步是否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现在还不敢妄论;但全球性经济低迷,复苏的不确定增加,全球“大放水”的金融风险,确实不争的事实。因为无法承受的债务积累,无法消除通胀的压力,无法激发实体经济内生动力,金融市场再次陷入大水漫灌——危机——放水——危机的死循环,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在不断积累、不断加大,美国正处于一场可能拖累全世界经济的重大进入危机的边缘。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不确定性还在增长,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定局的形势下,这些脆弱和风险的地方大概率的可能成为这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引爆点。美国经济“乐观复苏”中隐藏着的高杠杆、高债务、高通胀,就像巨大的火药桶,随时因为一个不一定很大的偶然因素,可能就会被点燃,呈现蔓延势头,成为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又一次金融危机。2000年危机因为互联网,2008年危机因为房地产,2021年或者2022年的危机就是通货膨胀危机。对此,世界上各个国家都要特别警惕。

[作者: ]
[编辑: ]

最新文章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辽宁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办公室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5号 邮编:110006 电话:024-23264268
icp备案序号:辽icp备10201754号-2

版权所有:辽宁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办公室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5号
邮编:110006 电话:024-23264268